打印

[玄幻] 【大奉打更人同人】(番外皇后篇)作者:君梦谁言

本主题由 荆棘之恋 于 2020-8-24 15:08 移动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16

【大奉打更人同人】(番外皇后篇)作者:君梦谁言


作者:君梦谁言

  【另一条时间线】大战后的大奉京城一片狼藉,大街上仍然残留着一阵阵令
人作呕的血腥味。

  但两方人马毕竟都军纪森严,倒是对大奉百姓秋毫无犯。纵然此时城内仍然
被军事管控、一片寂静,却仍然挡不住这座大城正在恢复生机。

  或许要不了多久,大奉这个名字,也会像其他朝代一样,被扫尽历史的尘埃。

  已经被军官士将简单收拾一番的大奉皇宫内,一身黄杉的许七安在大殿之上
负手而立。与几年前相比,虽然面容仍自年轻,气质却已截然不同。

  一袭青衣的魏渊站在殿内默默看着许七安的背影,两侧鬓角已经微微泛白,
目中十分复杂。

  有些遗憾、有些欣慰、有些悲伤、又有些感慨。

  真令他想不到,他守候了一辈子的大奉,就终结在了这个年轻人手上。

  这个他一手挖掘培养出来的年轻人。

  「魏公,好久不见。」

  良久,许七安回过身,一双眼眸深邃无比,让人猜不透心思。

  人总会成长的,多年过去,饱经世事的许七安也已经脱去了青涩跳脱,变得
稳重起来。

  「确实很久未见了,宁宴。」

  魏渊凝望一阵,轻声开口,面色无悲无喜。

  「或许要不了多久,我就要称你为陛下了。」

  许七安微微一笑,将那周身犹如实质的威严稍稍散去。

  「魏公说笑了,宁宴受魏公赏识栽培,才有了这通天之路。」

  「纵然你我之前为敌,但此刻征战已经结束,魏公亦不必担心有人对你有所
不敬。」

  「……」

  魏渊微微叹了口气。

  「宁宴,若闲来无事,恐怕你也无暇见我这前朝宦官。」

  「成王败寇,无话可说。但你自入皇宫之后对前朝后宫嫔妃秋毫无犯,为大
奉皇室保留最后一份颜面,我也十分感激。」

  「若有事交代,你便直说吧。」

  「……」

  话已至此,许七安也不再多言,正了正颜色微微点头说道:「我是要带魏公
你去见一个人。」

  「好。」

  魏渊颔首,并不多问。

  「魏公不好奇是谁么?」

  许七安嘴角浮起一抹神秘的笑意。

  魏渊虽然不解,但还是说道:「若宁宴你愿说,我自然不必多问,若不愿说,
等见了面我也知道了。」

  「果然魏公还是魏公,是宁宴孟浪了。」

  许七安赞了一声,扬起右手,超凡入圣的武道修为潜藏其中。

  「但在见面之前,还需做一件事。」

  许七安微微一笑,不待魏渊作答,便有一股隐隐震动天地的武道真意破体而
出,落到了魏渊身上。

  「呃……」魏渊眉头一皱,全身隐隐作痛。这痛楚从小到大,愈演愈烈,令
魏渊片刻间便全身布满冷汗。

  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魏渊浑身的痛楚才慢慢止住。

  此刻魏渊正坐在被许七安摄来的椅子上,浑身瘫软,衣衫竟是已经汗液浸染
的全部湿透。

  作为痛楚的回报,魏渊体内的暗伤尽皆化为雾气从魏渊头顶蒸腾而去,白发
转黑,面容也回到了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不,不能说面容,应该说整个身体都已经回复到魏渊年轻时的巅峰状态,同
时魏渊感觉下体一麻痒痛感传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生长,面色顿时极为震惊的
看着许七安。

  「宁宴!你……你修为已至如此地步?!」

  许七安笑了一笑,也不多言。

  「魏公这便回去收拾一下,明日来宫内随我去见那人吧。」

  「……」

  魏渊入宫时平静无波的脸色,此刻已然充满复杂,默默跟着侍卫走出了宫门。

  次日。

  魏渊一早来到皇宫,许七安早已等候多时。见魏渊已至,便孤身带着他来到
皇宫一处偏僻的宫殿之前,周围不带有任何侍卫伺候。

  「魏公,便是这里,你自行进去,我就不跟着了。」

  魏渊点点头,向着宫殿走去。

  「此事,怀庆也知道。」

  走了几步的许七安突然回身开口,脸上暧昧一笑,随后干净利落的转身而走,
片刻便消失在魏渊眼中。

  那有些轻快的身影,让魏渊仿佛看到了当年还是铜锣的许七安。

  「怀庆?」

  待许七安离开后,魏渊默念一声,眉头皱了起来。

  随后不知想到些什么,魏渊神色一变,震惊的望向宫殿之内。

  神情中,震惊之色渐渐淡去,竟是脸色有些微微泛红,心中也莫名虚了起来。

  脚步极为沉重的走到宫殿前推开门,一道婀娜丰韵的身影站在避光之处,让
人看不清面容。

  但对魏渊来说,只是见到这身影,便足以认出一切。

  仿佛心跳都刹那间停止,魏渊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呆滞的站在原地,
一动不动。

  片刻间,魏渊自嘲一笑,拱了拱手。

  「魏渊见过皇后。」

  「你仍称我为皇后,莫非是嫌弃我身子不洁么?」

  那身影柔声回道,话语里竟似有些委屈。

  身影从暗处走来,只见一双绝美的脸上黛眉如画,嘴线丰润,与几年前初见
许七安时似乎无甚差别,正是前大奉皇室里的皇后。

  这自然是许七安的功劳,毕竟是他长腿 36D的怀庆老婆的母亲,在经过其同
意后,便为这丈母娘恢复了青春美貌。

  当然,也没有一下子恢复到少女的地步,仅仅是定格在了三十岁左右的少妇
年纪。

  但那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令皇后丝毫不显老态。只是让她毫无瑕疵的盛世
美颜中,增添了成熟女子的韵味。

  可一双美目中,再无以前的端庄典雅,竟犹如一个怀春少女初见情人般,有
些窃喜和忐忑不安。

  「……」

  魏渊沉默一下,声音有些沙哑和颤抖。

  「婉儿。」

  (原文中只提到了皇后名为上官氏,擅自取历史化名,这名字不会过多出现,
毕竟大家Lsp都懂Lsp,只有皇后这个名字才是最大的刺激感。)说话间,脚步轻
颤,有些犹豫的走了两步,站在皇后面前。

  犹如数十年前一样的面容,让他仿佛回到了自己年少慕艾之时,竟不知说什
么好。

  「噗嗤——」皇后犹如少女般噗嗤一笑,红着脸贴在了魏渊胸膛之上。那绝
美的脸庞完美的驾驭住了这少女感,与她本身熟韵的气质融为了一体,令人丝毫
不觉做作违和之感。

  「怀庆与宁宴对我说此事时,我还担心你介意,怕你不来。」

  「没想到……」

  皇后说了一半,没有继续说下去,玉面埋入魏渊怀里,深深的吸了一口魏渊
身上的气息,神情无比陶醉。

  「……」

  魏渊眼中似乎出现一丝丝湿润,闭目望天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仿佛想通了
一般,颤抖着伸出僵硬的双手,揽在了皇后丰韵的腰肢之间。

  皇后一阵心安,无穷的安全感扑面而来,双手紧紧与魏渊抱在一起,刹那仿
若永恒。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分开。

  深知魏渊秉性的皇后脸色一红,牵着魏渊的手来到床榻之侧,伸手取下了发
髻上的发簪。

  黑油油的长发顿时洒下,披散在了腰际之间。

  一双泪汪汪的大眼暗含春水,在眸中微微荡漾。

  樱桃般的小嘴微微翘起,双手在腰间一解,一道只剩下粉色肚兜的成熟胴体,
映现在魏渊眼中。

  魏渊只感觉一阵口干舌燥,数十年未曾有的悸动在心中出现,下身新长出的
近二十厘米的肉棒也开始抬起头来。

  皇后嘟了嘟嘴,嗔道:「还要我自己来么?」

  「……」

  魏渊口中喘着粗气,手伸到皇后背后,将粉色的肚兜解了下来。

  成熟曼妙的贵妇胴体,完全展露了出来。丰满如蜜桃般挺翘的雪白玉峰,紧
紧贴向了魏渊的胸怀,然后默默一引,将魏渊的双手放在自己浑圆白皙的臀部之
上。

  魏渊情不自禁的捏了捏,只感觉臀肉充满弹性,更让皇后发出一声娇吟。

  「婉儿……」

  魏渊声音颤抖,连嘴角两侧的肌肉都微微抖动起来,昭示着他内心的欣喜和
兴奋。

  「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皇后一双眼眸此刻落下了一滴滴眼泪,在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泪痕,神情满足
而又有些不敢置信,雀跃的声音中透露着哽咽,同时双手动作不停,开始解下魏
渊的衣衫,令两人赤身相对。

  「唔——」不再等皇后的动作,魏渊此刻竟是极为主动的吻在了皇后唇齿之
间,与皇后交换着口中津液。

  皇后双眼迷离的随着魏渊的动作,朝着床榻上倒去。

  只见一道瘦高精壮的身影和一道成熟美艳的胴体在床上紧紧贴在一起,不分
彼此。

  「呃嗯……」随着皇后一声略微痛苦的闷哼,魏渊双手分开她雪白修长的长
腿,火热的阳具对准湿润的穴口,缓缓地挤了进去。

  「啊……」体内传来的饱胀令皇后暗自呻吟,一瞬间整个人仿佛枷锁尽去,
喜悦的流出了一道道眼泪。

  魏渊温和一笑,爱怜的吻去皇后脸上的泪痕,同时阳具丝毫不停,从皇后体
内紧致的挤压中穿插而过,用力撞在了皇后蜜穴最深处的软肉之前!

  「啊!」也许是身体太久没有被人进入了,皇后痛的紧紧咬着银牙,却一声
不吭,只是不断地发出呻吟之声。

  魏渊浑身一抖,只感觉一股皇后穴腔内的软肉不断摩擦着自己的肉棒,令他
无比舒爽的搂住皇后腰肢,胯下连连挺懂,重重地对着皇后雪白浑圆的粉臀进行
撞击,灼热的阳物不停地在皇后体内来回穿梭!

  「嗯……慢一点……魏哥哥……啊……」

  皇后成熟风韵的娇躯在魏渊的抽插中不断迎合,嘴里断断续续的呻吟呼喊,
额头布满了一层细细的香汗。

  魏渊听到魏哥哥之名,整个人仿佛激动起来,下身越插越猛,将皇后的臀肉
撞的不断传出一道道波纹。

  「婉儿……」

  魏渊一边急速挺动,一边紧紧抱住皇后,在皇后脖颈之间吻出一道道吻痕。

  「叫我……叫我皇后!婉儿是皇后!呃啊……皇后是魏哥哥的……!」

  皇后闻言芳心乱跳,玉手紧紧抓着魏渊的后背,鼻息越来越沉重,仿佛发泄
一般让魏渊改口。

  「好……」

  魏渊颤抖的改口,这皇后的称谓竟给他带来一丝别样的刺激,令肆虐在皇后
泥泞蜜穴中的肉棒再度膨胀,不断地撞击着皇后子宫口处的软肉。

  「啊!」皇后被这源源不断的快感彻底降服,口中高声尖叫,整个人离床而
起,紧紧贴在了魏渊身上!

  魏渊坐起身将皇后抱在怀中,丰韵的两条长腿紧紧环绕着自己的腰身,穴腔
内的软肉竟是似乎被隐隐撞开,一个神秘的空间在等待他进入。

  「啊……真好……啊……」

  皇后紧紧搂住魏渊的脖子,舌头在魏渊口中不断纠缠,浑圆的雪臀频频抬起,
整个成熟丰韵的胴体在魏渊怀中婉转承欢!

  魏渊更加激动,潜藏在皇后体内的阳物愈加狰狞,终于在某一下之中,撞开
了皇后体内深处的软肉,进入了一个狭小的空间之内。

  「啊!!!」皇后猛然仰头,传出一道透露着无比快感和痛楚的高呼,远远
传到了宫殿之外!

  被许七安拉过来站在宫殿附近的怀庆听到这呻吟声,顿时脸色一红,狠狠白
了一眼许七安。

  许七安摸了摸鼻子,坏笑一声,趁着四周无人,将怀庆拉入了自己怀中。

  殿里殿外,具是一团春色。

  不知过了多久,宫殿内的魏渊再度压在皇后丰韵的身体之上,口中微微颤抖
起来。

  皇后仿佛察觉到了什么,顿时紧紧地抱住魏渊,仿佛要将魏渊融入自己的身
体,呻吟一声高过一声。

  「皇后!」

  魏渊低呼一声,身体用力一挺,整个人猛然止住,无数精液射满了皇后的子
宫之内,被硕大的龟头紧紧堵住,不露出一丝一毫!

  「啊!」皇后也随之发出一声剧烈的呼叫,粉臀连连摆动,一股冰凉的液体
洒在魏渊肉棒之上,力道之猛仿佛要穴口喷人!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也不拔出体内阳物,沉沉在床榻上睡了过去。

  宫殿外的春色也在一声低呼之中结束,这座偏僻的宫殿四周,再度恢复了安
静。

  本篇完。



[ 本帖最后由 荆棘之恋 于 2020-8-23 20:12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16
TOP

???这么快同人就出了?厉害,有没有许七安的?

TOP

我还以为是男主是许七安,不过魏渊也可以,毕竟魏渊对许七安是真的不错

TOP

魏渊本来就是个宦官,是个没有鸡鸡的太监。

TOP

新书这么快就有人写同人了,缺点带入感啊。

TOP

魏源的叽叽是徐宁眼给恢复的?
你这连结局都设计好了呀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19 23:25